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蛇蝎美女狩猎者

蛇蝎美女狩猎者

美国纽约,在一家废弃的码头。

「呜!!……」一位只穿着红色蕾丝内衣和吊带丝袜的20多岁的短发女子
双手被紧紧的用绳子捆在身后,一双乳房暴露在外面,被绳子在根部勒了好几圈
高高的挺立着,她的双腿并拢着被密密麻麻的绳子勒的凹凸不平,被两个高大的
男人一左一右的夹在中间。

「好了,戴娜,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我会想念你的……」一位身
高1米7几的高大的长髮女郎一边用修长的两根手指优雅的衔着烟,站在戴娜的
面前笑着说。她涂着淡淡的粉红色眼影,性感的红唇微微张开,凸出一阵白色的
烟雾。

她的耳朵上戴着两根闪闪发光的圆形耳坠,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吊带露背开
叉长裙,一双穿着紫色鱼网袜的修长美腿依稀可见。

「好了,送她上路吧,我会让那些愚蠢的警察们知道,派卧底来我这来只是
死路一条……」长髮女郎将烟扔到地上用高根鞋一脚踩灭,对手下使了个眼色,
那两个男人便用一个黑头套将戴娜的头包了起来,在脖子处勒死,用胶带绕上几
圈,然后,他们将一个大铁球用铁链锁在了戴娜的脚踝上,将她整个人抱起来朝
岸边走去。

「呜!!……呜!!……」大概是知道自己的死期将至,戴娜拼命的挣扎起
来,但是毫无用处,她的身体被捆的死死的,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

水花溅了起来,然后水面上冒出了一串水泡,长髮女郎走到岸边看了一下恢
复平静的水面,双肩上披上了手下披上去的风衣,做了个回去的手势。

这个女人,便是纽约几大黑帮之一「黑湾」的女老大蕾米丽,整个黑帮的人
数分布在全国各地的近万人,犯罪领域包括犯毒,色情业,拐卖人口,绑架,走
私军火等等,蕾米丽虽然只是个27岁的女人,但是她完全继承了他的老大父亲
的所有犯罪手腕,而且更加的心狠手辣,不择手段。

几小时后,她坐在了和对头的谈判桌上,这次谈判是为了地盘交界处新开的
一家赌场而来,一星期前,双方的人因为利益冲突,曾在里面大打出手,发生火
拼,各有死伤。

「没有什幺可谈的,你们立刻滚出那家赌场,否则可别怪我不客气。」对方
的语气狂傲而无礼,根本没把刚继承父业不到2年的蕾米丽放在眼里。

「哦?呵呵,你这个阳萎的老家伙,满嘴喷粪的时候真是臭气熏天啊~ 」蕾
米丽笑道。

「你说什幺!?!」对方拍桌而起,头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

「要全部滚出赌场的是你们,我给你们……恩,5分钟的时间吧,如果不够,
我还可以多给30秒……」蕾米丽轻衊的笑着。

「混蛋!!你这个贱货我看是不想活了!!」几个枪手纷纷掏出枪来,双方
开始了近距离的对射。

蕾米丽一脚将桌子掀翻,双手闪电般的从丝袜中抽出两把银色的手枪,侧身
跳到一边,几枪便将对方的老大射倒。

这时候,愤怒的对方将一梭子弹朝没有掩护的蕾米丽扫去,蕾米丽眼也不眨,
拉过一个手下挡住子弹,那人惨叫几声,后背已经被射出了几个窟窿,然后他的
尸体被蕾米丽推着快速的朝前走去。

从尸体后伸出手几枪过去,蕾米丽便将几个枪手乾掉,然后她象扔垃圾一样
把手下的尸体一推,挡住对方的视线,又是几声枪响,将对方最后的两名枪手也
乾掉了。

「该死的臭婊子……」从死人堆里爬出一个浑身是血的老头,原来对方的老
大被蕾米丽击中后并没有死。

「死老头,乖乖下地狱吧。」蕾米丽笑着一脚踏在了老头的档部,在惨叫声
中连开数枪,直到将弹夹里的子弹全部射光才将空枪扔掉,扔下血肉模糊的尸体,
带着残存的手下离去。

当天晚上,蕾米丽带着十几个手下,冲到那老头的家里,将他的家人全部扫
成了马蜂窝,只有那比她年轻一些的二十多岁的美丽妻子,被她命令手下用绳子
绑住手脚吊起来轮姦了几个小时,然后将一根烧红的铁棍捅进了她被插的血肉模
糊的阴道之中。

「啊啊啊啊!!!……」女人凄厉的惨叫声回蕩在血腥味浓重的豪宅之中,
她美丽的脸因为极度的痛苦而扭曲,身子也疯狂的痉挛着,蕾米丽闻到了一股人
肉被烧焦的味道,然后看着那可怜的女人圆睁着眼睛痛苦万分的抽搐着死在了自
己面前。

之后,这栋豪宅连同里面的尸体被一把大火烧的乾乾净净,不留一点痕迹。

「哼,不自量力的家伙,也敢跟我做对。」蕾米丽在车上双手交叉在胸前,
点燃了一只香烟,脸上露出冷艳的笑容。

第二天,蕾米丽换上了一件灰色半透明的开胸丝带晚礼服,光滑的后背和臀
部上方雪白的肌肤完全裸露,只有几根丝带从前面绕过来,紧紧的勒着她的肌肤。
她的臀部在衣服的包裹下高高的翘起,一双穿着紫色丝袜的修长美腿在短裙下显
露无疑。

蕾米丽对着镜子,看着她那对几乎要从紧的不能再紧的衣服里跳出来的傲人
双峰,满意的转了转身子,然后戴上了同样是紫色的长筒丝手套。

今天她要参加一个大型的派对,几乎所有在纽约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会参
加,作为几大黑帮头目之一的她自然也收到了邀请函。

这对于她来说,可是一个迅速提高声望的好机会,特别是昨天那两起大型惨
案,足够增加她在同行面前的筹码。

正当蕾米丽对着镜子自我陶醉的时候,她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开门声。

「笨蛋,我不是说过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进来打扰我吗?!」蕾米
丽生气的对着镜子骂道,不过,在镜子里,她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男人的身影。

「你是谁?怎幺进来的?」蕾米丽警觉的转过身,下意识的去摸大腿上的枪,
但是她忘记了,刚换完装的她,身上并没有任何武器。

「蕾米丽,你这个邪恶的女人,你的手下都被乾掉了,接受最后的惩罚吧。」
那男人有差不多1米9的个头,一身肌肉,身穿蓝色的紧身衣和皮靴,胸前有一
个大大的白色骷髅图案。

蕾米丽知道是仇家找上门来了,二话不说,右腿抬起对着那男人的脑袋扫去。

「啪!!」那男人似乎没来得及躲,脸上被高根鞋划出一道血痕,向后倒去,
蕾米丽趁机向前,又一脚朝男人的肚子踢去。

不过这一次,她的脚踝被男人牢牢的抓住,没有收的回来,她冷笑一声,另
一条腿用力蹬地,在空中一转身,朝男人的头踢去。

就在这时候,男人大吼一声,无比刚猛的一脚正好踹在蕾米丽的双腿之间,
也就是她的档部。

「啊啊啊!!」蕾米丽惨叫一声,双手捂着下身倒在了地上,脸色变的惨白。
男人一把抓住她的头髮,将她从地上提起来,对着她那滚圆如气球一样的乳房就
是重重的一拳,将她的一对乳房打的破衣而出,连乳汁都被打的喷了出来。

「呜啊啊!!?……」蕾米丽倒在地上,痛苦的扭动着身体,男人一声不吭,
掏出一大捆白色的绳子,骑在了她的身上,然后将她的双手用力的拧到身后。

「啊啊!……痛!……蕾米丽感觉双手好象要被生生扯掉一般,绳子深深的
勒进她手上那双长筒丝手套之中,将她的双手反吊在颈后,紧紧的捆在一起,然
后,两道绳子绕到前面,在她那裸露的巨乳根部用力的缠绕几圈,猛的收紧,将
她本来就圆滚滚的豪乳勒的差点没爆掉。

男人粗暴的扯掉她的内裤,揉成一团,塞进了蕾米丽的嘴里,然后拿一层半
透明的胶布封上,透过胶布,还可以看见那双红色的性感嘴唇。

「呜哦!……」蕾米丽在男人的跨下无力的挣扎着,她那双修长健美的玉腿
很快也被绳子从脚踝开始,紧紧的捆在了一起,男人捆好她以后,拿出一根注射
器,一下扎进了蕾米丽高翘蠕动的屁股里。

「呜!!」蕾米丽只觉得屁股上一阵冰冷的刺痛,然后神志逐渐的模糊起来。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在一间黑暗的房间里,她的双手和双腿依
旧被绳子紧紧的捆住,嘴吧被胶布封着,自己嘴里内裤上的骚味照样是那幺浓烈。

她就这幺直挺挺的被绑在一根柱子上,那个男人手里正拿着一条浸了水的鞭
子,冷冷的盯着她。

「啪!!」一声脆响打破了沉默,没有任何预兆,鞭子已经重重的在蕾米丽
那被勒的高挺无比的巨乳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呜!!」蕾米丽尖叫着,身体抽搐了一下睁大眼睛愤怒的瞪着对方。

「啪啪啪啪啪!!!!」结果她还来得及反应,鞭子便毫无间隙的如暴风雨
般连续的抽在了她的身上,把她的双乳抽的布满血红色的鞭痕,然后那鞭子开始
在她的身上四处乱咬,痛的她不停的呜呜大叫。

「怎幺样,舒服吗?」男人将鞭子丢到一边,用手捏着蕾米丽的下巴,蕾米
丽被抽的整个身体都在发抖,娇喘连连。

「呜!!」蕾米丽用力想甩开下巴,但是根本无济于事,她的眼睛里好象要
喷出火来,羞愤的瞪着,胶布下的双唇似乎在努力的想张开说些什幺。

「啪!!」男人抬手就是重重的一巴掌,把蕾米丽打的耳朵嗡嗡的响,然后
又是一巴掌。

「贱人,这只是开始而已,我很想看看你那副臭脸会坚持到什幺时候。」男
人怪笑着,将蕾米丽的双乳用力的塞进一对透明的塑料罩里,罩子一下收紧了,
然后开始迅速的变热。

「呜……」蕾米丽感觉乳房象被扔进了电磁炉里,逐渐变烫的套子将她的一
对雪白的乳房烤的发红,不仅如此,那套子还产生强大的吸力,竟然轻松的将她
的乳汁给源源不断的榨了出来,顺着套子后面的管子流进了旁边的容器里。

没有什幺比当着一个男人的面被榨乳更屈辱的事情了,但是很快,蕾米丽意
识到,着才仅仅是折磨的一小部分,那套子开始带着她的一对豪乳快速的旋转起
来,越来越快,很快便将她的乳房一圈一圈的拧成了麻花一样。

「呜哦哦!!!」蕾米丽痛的浑身香汗淋漓,不停的颤抖,没想到她这位风
光无限,年轻貌美的大黑帮首领竟然会被一个陌生男人抓到这来任意的凌辱??

男人将蕾米丽的裙子掀到腰部,从后面将一根横插进立柱的铁桩往前推去,
将蕾米丽的身体朝前顶的弓了出来,接社,他将蕾米丽腿上的绳子解开,将她的
双腿分开扯到柱子后面交叉的重新捆了起来。

男人将自己的裤子脱下,露出那怒挺的肉棒,却并急于将眼前这位妖艳性感
的长髮美女就地正法,而是掏出一个表面有无数细小尖刺的金属环,套在了自己
的肉棒顶端附近。

「呜……呜……!」蕾米丽惊恐的睁大着眼睛,现在她的脸上只留下痛苦和
屈辱的表情,她用哀求的眼神看着男人,不住的摇着头。

「扑哧!!」那根戴着「项圈」的凶器毫不客气的捅进了蕾米丽的蜜穴里,
它就象一头髮狂的野兽,在那柔软的穴道中猛冲猛刺,无数细小锐利的尖刺高速
的来回颳着蕾米丽的穴壁,痛的她摇着头呜呜的大叫。

这个男人的力量大的出奇,好象有满腔的怒火要发泄,每一下都把蕾米丽顶
的向上猛的一抖,将绳子拉的咯咯做响。

「好烫!好痛……爆……要爆了……啊啊啊!!」蕾米丽在心中尖叫着,下
体不断流出淫水和混杂在其中的血丝,她的双乳已经被烤的通红,胸前竟然冒起
了缕缕白烟。

蕾米丽在剧烈的挣扎中,丝袜都在柱子上磨出了好几个口子,二十多分钟后,
滚烫的精液被射进了她的蜜穴里,但是男人并没有软下来,而是不停的又抽插了
好长一段时间,连续射了四五次。

浑浊的精液伴随着血水和蜜汁从蕾米丽的下身顺着柱子流到地上,她的头低
垂着,金色的长髮盖住了她美丽的脸,似乎已经昏了过去。

不过很快,她就被一盆冷水给泼醒,男人绕到柱子后面,将她的高根鞋脱下
来,然后拿出一根5厘米左右的细长银针,隔着丝袜一下刺进了蕾米丽的脚心,
然后用锤子用力的钉进了肉里。

「呜呜呜!!!!」蕾米丽被这钻心的剧痛疼的仰天长呼,没等她缓过劲
来,另一根长针也被钉进了她的另一边脚心里。

在惨叫声中,男人将高根鞋重新给蕾米丽穿上,并且用绳子将它牢牢的固定
在脚上。

蕾米丽再一次昏了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双腿被朝两边分开,
固定在两根柱子上,整个人倒吊在半空中,那双穿着紫色丝袜的长腿,显得如此
的性感。

她的蜜穴里插着好长一根木桩,高高的耸着,男人正站在她的面前,手里握
着一个锤子。

「铛!!」男人抬起手对着木桩锤了一下,将木桩朝蕾米丽的蜜穴中打进去
一截。

「啊啊啊啊!!!」蕾米丽身体抽搐着凄厉的尖叫起来。

「住……住手……求求你……」蕾米丽突然发现嘴里的东西已经不见了,她
倒吸着冷气,忍着剧痛哀求着说道。

男人摇了摇头,用更大的力气朝木桩上锤去。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呀!!……」蕾米丽的身体在半空中
摇晃,发出更加凄厉的惨叫声。

男人继续锤着,将木桩一点一点的打进了蕾米丽的蜜穴里,子宫里,然后顶
着子宫,将周围的内脏都挤到了一边。

蕾米丽此时翻着白眼,身体时不时的颤抖一下,但是还没有死。

男人给蕾米丽注射了一剂强心针,然后将过量的毒品注射进她的体内。

毒品很快让蕾米丽敢到无比的亢奋,男人满意的笑了笑,然后将只留在外面
一小截的木桩顶部的盖子打开,将一壶滚烫的开水倒了进去。

男人看着蕾米丽曼妙的身体在自己身下象蛇一样剧烈的扭动,惨叫和哀号声
成为了最动听的乐曲。

接着,他又换了一壶冰水,同样从那盖子灌进了蕾米丽的下体……

三天后,人们在市中心的天桥上发现了蕾米丽,她的双乳乳头都被乳环刺穿,
整个身体被连着乳环的两根细钢丝吊在半空中,乳房和全身伤痕累累,尤其是乳
房已经被拉的老长变了形,上面还有被极度扭曲留下的印子。

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吊在脖子处,绳子深深的勒进了她红的发紫的肉里,
一根2米长的钢管伸伸的贯进她的蜜穴里,另一头支撑在地面上,蕾米丽的双腿
就被拉到钢管后面交叉盘住用绳子一起捆在了一起。

蕾米丽的身体随着钢管不停的在半空中晃动,淫水和血水早已顺着钢管流了
一地,她的双眼无神的睁着,嘴吧被胶带封的死死的,看不出是死是活,在她高
高翘起的臀部上,赫然可以看见用烙铁烙上去的「天罚」这个单词。